建言献策

首页>>学习交流>>建言献策>>部门提建议 部门提建议

“双一流”建设时期学科建设的质朴转归

发布时间:2017-10-30

 “双一流”建设办公室,党委、校长办公室秘书 潘莹

题记:学科的本质是一种教育形态,建设目的是知识的创造与传播。

学科的产生最早可以追溯到古希腊,纪元45世纪前的“百科全书”时期,那时的学科划分并不明晰,只是将涉及天文、算术、辩证等相关知识进行了归类,方便知识的整理和传播19纪现代大学出现前,大学的学科只有哲学作为基础学部,其他学科均以哲学为基础学科,任何的学术研究均以哲学学科为基础。真正实现学科发展大飞跃的改革出现在1810洪堡创立的倡导教学与科研相结合的柏林大学,洪堡认为科研也是大学的重要职能,在这种理念的基础上,柏林大学形成了“大学-学部-研究所或讲座”模式,整个大学结构的重心在研究所或讲座一级,这种模式的发展使得知识的创造得到了进一步的分化,为现代学科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对各国大学学科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立足学科发展的几次大的变革,审视学科的本质应该就是创造和传播知识的途径。

随着大学的社会职能增强,赋予学科的社会职能也在增多,已经由单纯的知识体系,转化成大学完成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社会服务、文化传承的基本组成单位。功能多了,考评的角度就多了,因此,学科评价的指标体系越来越多,具体指标越来越细,排名种类层出不穷。一方面,综合多种指标可以对学科建设提供更为全面的评价;另一方面,学科建设过多过细参考指标体系,则又会束缚学科对知识的创造与传播能力,造成学科的同质化发展。学科评估究竟是引导学科建设还是服务学科建设,这样的“度”该如何把握,需要做如下转归:

一、保持学科战略定力

应该始终坚持学科作为教育形态的本质,理清学科多项职能的内在关系,把人才培养作为畅通学科知识创造与传播路径的第一抓手,不因评价指标的权重而单一追逐指标提升,导致学科发展失衡、特色丧失。

二、学科从融合到跨越的转归

学科作为知识体系,从学科的教学形态属性和知识产生和传播角度来看,是天然融合的,只是在特定的历史时期,由于知识的分化和延展,为了实现知识的快速纵深发展才产生了现有的学科壁垒。因此,在打破学科壁垒的过程中,除了做学科交叉外,学科管理部门更应有跨越的转归,应该跨越既有学科的优势,在大知识的高度视域下,审视本机构全体学科发展,提出问题,制定跨越学科的知识体系为学科战略的重要部分,避免因为绩效目标做项目堆叠、人员拼凑。

三、精简使用的学科评估体系

20151024日,国务院印发《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到2017921“双一流”建设高校及建设学科名单正式公布,近两年来,关于何为一流,评价指标如何制定,第三方评价体系如何选择的问题层出不穷,现在通过对上榜学科的共有规律的探析,便可以得到答案。

分析可见,教育部学位中心第三轮学科评估是“双一流”学科遴选的重要参考指标ESI学科排名、QS学科排名和国家科技奖项等指标是本次遴选的辅助参考指标。单就医学院校而言,这些特点就更加明显,除自定学科外,其它学科均在教育部学位中心第三轮学科评估中名列前茅,或者ESI排名进入全球1‰。因此,在后续的工作上,对于我校而言,重要的可操作评估体系主要就是教育部学位中心第三轮学科评估以及ESI指标。

但在操作中存在两个问题:①教育部学位中心的学科评估,只针对一级学科;②ESI指标评价与我校现有的学科分类不对应。这是摆在医学院校学科建设评价中的大问题。目前,采用的办法有,直接采用评价体系对不同级别的学科进行评估,或结合院系实际加大主观判断;针对ESI对应学科可以采用对院系内部计算ESI贡献度的方法,对院系外部利用个人的ESI贡献映射来解决,但目前并不完善。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也正因为相应学科的评估体系尚未完善,所以这些学科现在的知识创造还未受到评估的左右,学科影响的打造还可以靠学科外部资源争取话语权。总之,对有行业特色的ESI应二级学科评价的突破或许是“双一流”建设中的另一机遇。

版权所有:必威官网登录 河北省石家庄市中山东路361号 邮编:050017

冀ICP备字05002885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